新闻中心

63#【秦皇岛图书馆电影院体育场火车站拆迁怀旧情结】

  迎宾路上的秦皇岛市图书馆是我在1992~1996这几年经常光顾的地方,特别是二楼的阅读室,那是我的心灵鸡汤,我那几年面临着一种人生的迷茫,基本上都是在交替地找工作,不停地换工作,在这里查找秦皇岛日报里面的招聘广告,然后就是查看一些《环球电影》《大众电影》还有《世界博览》,因为我在了解国外的同时其实也有出国的梦想,而且我还在这里找到了一些知名人士的成长经历和成功案例,然后抄写下来勉励自己,后来我出国了,在2001年回到秦皇岛,但是图书馆已经搬迁,我再度陷入了严重的失望,我后来去了新的图书馆地址,心里空空荡荡,当时女朋友说:你这一点挺好,无论到了哪里先去图书馆看看,但是她其实不知道我想看的是我的过去。

  文化路上的人民剧场也是我一直怀念的地方,也被残忍地拆掉了,记得我当年在这里看过狮子王动画片,那个时候快出国了。还看过一个外国电影好像叫《千里追击》是纳粹特务在列车上追击两个革命者的电影,非常惊险,蒙太奇剪辑的太好了,让人感觉一直屏住呼吸在看。这种地方都是我的精神文化场所。

  除了精神文化的需求,还有对身体锻炼的需要,当然当年的体育场就是在民族路和河北大街的拐角处,那里是我曾经练习慧圆气功的地方,每天早上很多人形形色色地在这里练习这不同的气功包括鹤翔庄和中华养生益智功,但是也是不久以后就关闭了改建成了百货大楼,这种感觉和我曾经在张家口的五一广场的感觉有一点雷同,但是不同的是五一广场距离家里比较远,也就是后来会去那边看看体育比赛或者城市运动会。

  接下来就是关于火车站,那永远都是当地人的回忆,虽然陈旧,但是那里记载了自己一趟趟的迎来送往与自己的东奔西走的历史验证,忽然2011年我再次过来秦皇岛的时候,不得不在北戴河下车转乘大巴才能到达秦皇岛海港区 角市中心,或者直接到达龙家营火车站,然后再乘巴士到市区,我甚至改为乘坐长途大巴到达秦皇岛老火车站附近的长途客运站,这里几乎已经找不到曾经的影子,隐约记得自己最后一趟到达老火车站的日子应该是在2005年,当时还存在,自己还在车站附近租了一辆自行车,但是即便是有自行车,还是感觉交通不方便,因为满街都是横冲直撞的汽车,感觉很不安全,再也没有自行车的道路了。

  张家口也不例外,那个伴随着多少代人的成长的火车北站也被残忍的拆掉了,拆掉的是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的记忆,只剩下中年空空记忆的无奈,站在那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得见的铁轨周围茫然地回忆着模模糊糊的过去,听不见那火车的鸣笛声了。

  作为小城市的建设本身的结构已经饱和,如果再不断地加高加多,就会显得凌乱与拥挤不堪,看起来非常丑陋和压抑,看着不断地拆迁不断地增多,包括那些没有必要的车辆,总共市区面积也就几平方公里却四处充斥着汽车,而不是自行车,感觉真的太拥堵了,回到一个桌面而桌面上的棋子已经不是过去了,最终只有逃离与回避,留下的只有对往事的回忆还保留在自己的脑海中。(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