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看奥运忆当年,发生在“大连人民体育场”的故事

  这几天看奥运不由得就想起了很多过去在大连体校的故事。

  我是在70年代费了很大的气力,终于进入了大连市体校田径班的。当时的教练是:王建霞,滕玉莲,毛德镇,谭福禄等。都是些很有资历的优秀教练员。有一年,我们为了准备参加省里的运动会,进驻了体育场集训。晚上就住在看台下面的几个房间里。集训开始没有几天就出状况了:女队员晚上发现窗外有人偷窥。这下子男队员们麻烦了,只要她们那边一炸锅,我们这边就像消防队似地:飞快的穿好衣服,争先恐后的冲出去抓“流氓”。有一天晚上毛德镇教练值班,遇到同样的状况,也是白忙活一通,眼瞅着一个家伙翻过栏杆跑掉了。气的毛德镇指着短跑组的几个小子就骂开了:看看你们几个废物,往外跑是15秒1,往回跑可倒好,11秒5!

  当天晚上毛德镇教练较真了,把我们叫过去,详细部署了一番,一定要抓到他!先派几个小组埋伏在几个路口,又找来一个投掷组的大块头和一个长跑组的小个子,乔装打扮成一对情侣,就在体育场正门前的人行道来回溜达。最后在看台上面又安排了观察哨。一切计划妥当,第二天晚上开始撒网了!

  一连几个晚上,在打更的王大爷和隔壁的足球队的协助下,我们是严密布防,严阵以待。结果却是晚晚收空。几天下来,我们就放松警惕了。就在我们停止撒网的第一个晚上,期待已久的那个家伙终于出现了!

  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教练值班。那天是一个女教练,她从家里返回体育场已经很晚了,老远的就看见女宿舍的窗下有一家伙踩在自行车座上往窗里瞅。女教练过去厉声喝道:你在干什么?那家伙懵了一下:“没干什么,看看,,,,看看。”女教练就火了:“看看? 看什么,你看什么?”窗外这么一吵,我们在屋里就明白了,呼呼啦啦冲出来,七手八脚的把那家伙抓进来,推进值班室在灯下一看,有几个家住在体育场附近的大惊失色: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都认识,这个家伙是体育场附近有名的一霸!

  被抓进来的那个家伙一点也不在乎,在屋里还转来转去,还挺梗梗地!把王大爷气得直骂:“你这号的就该枪毙!直接枪毙!”老大爷骂归骂但还是很有法制观念,就给派出所挂电话,谁知道派出所那边的人一点也不法制,听说是那个一霸谁谁,只回了一句:“你们看着处理吧。”听见派出所这么说,那谁谁可倒好,一下子就坐地上了。也不梗梗了,敢情他不怕派出所,倒是怕这些楞小子!

  屋外的这些愣小子早就准备好了,一会功夫就把那个偷窥的家伙捆了个结实,丢进器材室里,还关上了灯,这一顿胖揍,不是一顿,是数不清多少顿!田径队加上足球队好几十人,轮番进去“处理”!老大爷都怕了,期间叫停好几次,把那家伙拉出来看看还有气没有。等到处理完事把他释放回家的时候,这个平时不可一世的“一霸”连自行车都爬不上去了,相信这个“一霸”绝对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这辈子都没有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